40年前,先遣33位陽明人在花東地區預習
十字軍花東先遣隊在花蓮合體
40年後重聚於當年檢討會的所在「亞士都」
永遠的最佳拍檔
 
民國67年花東先遣,是無憂無慮的大學生,好玩多過義助;
民國102年,頭銜職務羈絆不得閒,卻相約一定要再聚;
民國107年,終於花蓮再行,心裡知道,再沒有下一個40年了。

「花東再行」其實是郭校長首倡,我只是跟著搖旗吶喊,奉命拉伕糾團。此行最早是緣自第二屆李丞華的一封電郵,40年過去,花東始終還是個遠隔的台灣角落。這次大部分人從台北搭火車下行,少數人從高雄循南迴鐵路上行。火車站裡,興奮雀躍,年屆花甲,卻像一群要去遠足的快樂小朋友們。火車上,或結伴入座,或群聚嬉笑,總是講不完的過往。
 
十字軍的歷史照片中,「先遣33位陽明人在花東地區預習」這張最是經典。照片中標紅色姓名的,是此次花東再行者;標示黑色者為葉光顯、楊慶華、侯建弘,三人都是一時之選,先蒙主寵召,留下我等凡人,繼續修行。當初貼上這張照片在群組時,宜民先問道:遍插茱萸少幾人?這句話,勾起多年前驚訝感傷的回憶,真是淘盡內心深處的思念。同學常常比兄弟還親,經過這麼多年了,想起這些太早離開的同學們,雖然已平靜許多,仍是萬般不捨。
 
年紀漸長,閱歷漸多,才漸漸了解「生死」這種人生的關鍵大事,大部份不是渺小的我們可以掌握。死者已經了無牽掛,生者的撫慰反倒成為更重要的課題。四十年後十字軍聚會,你們收不到邀請函,我們再沒有機會聚聚聊聊了。想以這篇文章告訴你們,雖然無法出席,你們並沒有被遺忘,是我們永遠永遠的老同學、好朋友。
 
頭一晚和黃瑟德同居,談到十字軍對我們及很多陽明人的影響,並不只是引領我倆進入婦女醫學的領域,或是讓大成在公共衛生方面大放異彩。主要的影響,是周老師對求新、求變、求完美的堅持。很驚訝地知道,瑟德為了在男中音及體能的提昇,從2004到現在一直都有找教練每週上課,加強體能訓練。不務正業當專業,在大成、瑟德、依橙、安琪……身上,都可發現這個特質。
 
這兩天聚會中,聲音最大、中氣最足、精神最好的,就屬年紀最大的周老師。誰都不會相信她會在年底退休!肯定的是,明年她會更忙,我們可不能讓周老師比下去了!
 
很快,旅途接近尾聲,大家又要各分東西。但才剛玩完,任務又要開始。此次花東再行,雖以懷舊為引子,實際上是周老師及郭校長要交代十字軍兩個新任務。第一個任務:包括十字軍各階段,及所有校史的資料搜集及整理。第二個任務:十字軍在社區健康促進及預防保健的角色定位。
 
「追求全球化、不忘在地化」,以陽明博士班紮實新創、國際認證的研究成果,作為台灣健康人權教育的起點,要成就整體社區民眾的健康促進。這就是周老師對十字軍未來的規劃與期許。
 
40年前的「花東先遣」是陽明十字軍的起點;40年後的「花東再行」,會是陽明十字軍新的起跑點?
 
文、圖/十字軍第一屆總領隊 李宏昇
-完整全文將刊登於12月出版《第16期神農坡彙訊》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