紛紛擾擾十七年的合校案,在去年底終於有了重大進展──第52次校務會議以57:31決議,與交大優先議約。身為學生代表的一員,我很榮幸能參與陽明如此關鍵的時刻,也希望以「局內人」的視角,記述這三個月來彷若「大冒險」的旅途。
 
故事要從九月說起。辰昊、品銓、弘育、我和肇星五位大學部學生代表,在臨時校務會議前開始了密集的討論。原先以為只要凝聚表決的共識,後來才發現要做的事情可多了:沙盤推演、模擬攻防、安排發言與協助者、撰寫會前會後的聲明、統一所有代表的立場……每次討論動輒五、六個小時起跳,只為上場不出一點差錯。
 
九月的臨時會議順利結束了,學校正式啟動合校程序,接著便等待十二月校務會議的來臨。三個月的期間內,學生會的任務很明確:Let every student get involved!於是學生合校小組成立、安排清交參訪、舉辦多場公聽會與座談,只求過程一切透明。十五週的長跑,最終化為給同學的十五分鐘懶人包,把九十份文件濃縮成九頁的圖片,兩校端出的談判籌碼全面公開給陽明的所有同學,再也不是專屬代表們的機密。
 
12月26日的校務會議前一晚,學生會辦徹夜燈火通明,眾人情緒則莫名亢奮。我們──重視民主精神的辰昊、堪稱程序控的品銓和弘育以及經驗深厚的子豪學長,反覆推敲每次發言的時機和意義。從法律問題至票數估算,大夥辯論著實質與程序正義,力求避免兩年前的「黑箱」爭議重演。
 
幾小時後,決定的時刻到來。睡眠不足的眾人在會辦集合,再次確認各自工作後,一起到達開會現場;學生會副會長軒立則在考完生理實驗後,趕赴場外待命準備發稿。這陣子,學生會粉專發出不少聲明,各由學生會、學生合校小組、系學會、校務會議代表等署名;其實,所有聲明與新聞稿都是由軒立起草,大家再一同針對內容逐字修正──別懷疑,真的是每個字都精雕細琢!以校務會議代表為例,文案必須傳達五位代表的共識、不忽視任何方面的意見,同時保留所有狀況下的轉圜餘地。為了這次合校表決,我們甚至準備了足足六份文件,以利隔天開票完畢即時發出。
 
議程十分順利,投票也如期開始;我走進投票間,用筆圈選完投入票匭,回到會議室等待開票。接著工作人員將票匭搬來,開箱、點票、唱票,結果出爐:交大勝出。歷史性的一刻,辰昊與軒立還得與秘書室公關組密切保持聯繫,在學校發出新聞稿的下一秒送出貼文,讓學生與媒體同步了解進展。我往旁邊看去,只見辰昊同時開著好幾個框奮戰著,不禁為他的肝(和胞生)掬一把淚,當學生會長就跟搞服務隊一樣過勞啊。
 
所有議程結束後,學生代表們終於可以稍作休息,而會長則前往守仁樓接受訪問。「放眼全國各大專院校學生,此舉為近年學生參與校務最為具體之表現……師生共治實是陽明校務發展的重要核心。」新聞稿這樣寫道。事實上,公投在各大學並不罕見,例如文化每年均有學生事務的投票、中山決定蔣公銅像是否遷移,或是南大環生學院舉行遷院公投等,但針對「合校」這種事關學校重大發展的議題,陽明也許是第一個讓全體同學共同參與的。校長和不少同學都提出過疑問:為何要把決定權交給所有人?學生會的立場很堅定:學生自治是核心價值,唯有同學們起身參與,我們的聲音才有民意基礎。
 
回想起來十分不可思議。投票率從會長選舉的12%上升到公投的四成以上,大家用選票表達了對合校的態度和喜好,校務會議的結果也與學生的意向一致。有人說,這不過是為既定的選擇背書而已;我卻以為,考慮學生代表的席次、加上尊重公投結果而支持學生立場的老師人數,來回一加一減後──同學手中的一票,真的很關鍵。若說陽交合校是近年高教的震撼彈,那這項全校公投,就是學權自主的里程碑。當然,我們更期待在之後的議約、合併,乃至長遠的未來,學生自治能在陽明開花結果,讓同學和校方攜手邁向真正的「偉大大學」。
 
還記得校長在第三場合校座談會的尾聲,曾單刀直入地問道: 「大部分同學其實並不完全了解,他們要怎麼去凝聚共識呢?當初同學選出五位代表加入校務會議,本身就是代議政治:因為你們比較關心這些事情,所以相信你們能為同學做出最好的決定。但今天若用公投的方式來決定你們五張票、或研究生另外五張票,難道不會覺得,你們學生代表是白做了嗎?」
 
此時此刻,我們已然可以自信地回答校長:同學讓我們擔任校務會議代表,我們的義務,就是盡全力讓大家通盤了解、並關注學校的未來,使學生參與普及到整座校園,讓每個人都重視這所自己深愛的學校……
 
而我們,一起做到了。
 
文、圖/醫學系四年級 洪邦喻
 
-全文同步刊登於第388期《陽明電子報》-